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体坛 > 田径新闻

从272斤废柴到海豹突击队精英,他挑战160KM马拉松,血尿风干沾满双腿

更新时间:2019/4/5  来源:芒果体育     浏览:310次

足球预测 | 亚盘实时交易 | 百家推荐分析

生命的意义在于什么?

有人享受岁月静好,也有人喜欢诗和远方。懂得知足的人,满足于当下的生活,在花棚石凳,小坐微醺的慢时光中安静自己;热衷挑战的人,则乐于享受无休止自我超越,即便榨干生命迸发的所有能量。大卫-戈金斯——美国当红畅销书《我,刀枪不入》的原作者,正是这百态人生中一位偏执到极点的挑战者。

《我,刀枪不入》原作者

这位出生在纽约黑牛城一个黑人家庭中的少年,从小便开始体验到生命中难以承受的痛苦,一位拥有暴力倾向的混账父亲,让大卫-戈金斯的童年生活充斥在无休止的殴打与呵责中。

自儿时起,大卫-戈金斯就和哥哥成为父亲经营的旱冰场的免费劳动力,每天擦着满是臭脚味儿的冰鞋,举着超过自己身高两倍的拖把清理卫生。

6岁的戈金斯在旱冰场

忙到深夜打烊后,他还要从满是粪便的厕所里捞出血糊糊的卫生棉条,清理厕所里的大麻烟雾,从旱冰场地板上刮掉变黑的口香糖……直到凌晨,才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昏昏睡去。

戈金斯非但不能从父亲那里得到一分钱的报酬,哪怕偷一点懒,都会遭到父亲的一顿暴揍,就连可怜的母亲也无法幸免。

一天晚上,戈金斯亲眼见到心情不佳的父亲把玩着皮带,对母亲说:“这条皮带大老远从德克萨斯跑过来,就是为了打你。

平日里受够了父亲的责打的母亲,终于在那一晚选择反击——朝父亲头上扔了一个大理石烛台,被父亲低头躲了过去。气急败坏的父亲随后用皮带狠狠地抽打母亲,把她的脑袋撞到墙上,拽着她的头发拖到一楼大厅,母亲被打得满脸是血。

母亲的鲜血点燃了大卫-戈金斯的幼小心灵,他跳下楼,用小拳头猛砸父亲的后背,哭喊着:“别打我妈妈。”却被父亲摔倒在地,用皮带狠狠地抽打,边打边冲母亲笑着说:“你养了个小流氓啊。”

忍无可忍的母亲按下了报警器的按钮,尽管警察马上赶到了现场,却很快就与精于世故的父亲开始谈笑风生。

戈金斯和“准新爸爸”

终于,不堪忍受父亲折磨的母亲带着儿子们逃离了这炼狱一般的家庭。曾经有一名温和的男人差点成为戈金斯的继父,他会带着小戈金斯打篮球、度假、庆祝生日,并且已经向戈金斯母亲求婚。就在戈金斯和母亲刚刚隐约感受到幸福时,这名准继父却莫名其妙的被人乱枪打死了。

到此就是戈金斯人生的最低谷了吗?并不是!随之而来的经历告诉他,这只是噩梦交响曲的序章罢了。

自小戈金斯就以加入美国空军作为人生的理想,但是成长时期的严重挫折,让戈金斯的学生时代一直与糟糕的成绩相伴,而且黑人的身份也让他在学校内屡遭歧视。

童年时期的大卫-戈金斯

三年级时,由于是学校里唯一的黑人,班主任找到戈金斯的妈妈下通牒:要么让他滚出她的班级,要么带戈金斯去做“团体治疗”。

精神极度紧张的戈金斯患上了“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开始口吃说不清楚话,并且永远处在一种战战兢兢、“或战或逃”的状态中。

高中时,全校1200人只有5个黑人,戈金斯拿到新发的册子上写着“黑鬼,我们要杀了你!”,新买的轿车被人喷涂上黑鬼的字样,戈金斯因为打架被停学了三次。

大学时,母亲收到了学校寄来的成绩单,戈金斯因无故旷课的次数多达全部学时的25%,已经面临着被退学的境地。

当母亲打电话告诉戈金斯的时候,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疲惫不堪:“我就是告诉你一声,你快该退学了。”

大卫-戈金斯和母亲

大卫-戈金斯从默默无语的母亲手中接过装有成绩单的信封,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墙上贴满的迈克尔-乔丹和美国特种部队的海报,他感到,“有什么燃烧着的东西,从心里流走了。”

“看看你,你觉得凭什么空军会要你这么个混蛋?”

“你他妈活着就是个笑话!”

“你现在做的一切都解决不了问题!”

洗完澡的戈金斯擦去浴室镜子上的水汽,看着消沉的自己,一边刮胡子一边自言自语,“你真是个傻×

“你见过军队里的人松松垮垮地穿喇叭裤吗?”

“你还跟个地痞流氓似的满嘴脏话。”

“你TM是时候该长大了!

一番面向自我赤裸裸的讽刺和恶毒攻击,让他倾倒出内心的所有想法,“水汽在我的身旁翻腾,它在我的皮肤上荡漾,它从我的灵魂里倾泻而出”。

戈金斯仿佛顿悟了:“我渴望痛苦,我想成为一个新的人。”

于是,他开始没日没夜的复习,终于在第三次应试美国民间航空巡逻队时通过了考试,实现个人理想成为了一名空军。

戈金斯的人生出现了转折?

272斤的大卫-戈金斯

可是谁料到,在航空巡逻队的四年,让戈金斯变得更加废柴。因病退役时,因为胡吃海塞,他变成了一个272斤的胖子。

每天早上,戈金斯要吃8个肉卷,6个鸡蛋,半斤培根,两大碗水果麦片,以及一盒甜甜圈和一杯巧克力奶昔,为了避免系鞋带的时候裤子裂开,他甚至不得不把袜子缝到工作裤的裤裆里。

越来越庞大的身躯,让大卫-戈金斯得以把自己渺小的灵魂隐藏在里面,为了逃避现实,他甚至找了一份给酒店餐馆除蟑螂、抓老鼠的工作。

海豹突击队节目

一次偶然的机会,行尸走肉一般的戈金斯在电视里看到介绍美军海豹突击队的节目,看到队员们在冰冷的海浪中颤抖,痛苦不堪的情形之后,他确信:“这些痛苦里,埋藏着我想要的答案。”

戈金斯随即确认了自己的追求——我要加入这支精锐的特种作战部队!

为了达到海豹突击队体重的准入要求,戈金斯需要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中减掉96斤体重。

他开始在疯狂减重的同时准备理论考试,从每天四点半开始,边学习教材边骑动感单车2小时,然后游泳2小时,接着去健身房卧推斜推5-6组、每组200次,然后继续动感单车2小时,晚餐后再骑自行车2小时,每天如此。

272斤的大卫-戈金斯

有一次,在健身房里做最后一组引体向上的训练时,本来打算做12个的戈金斯,在做到第11个时精疲力竭。于是,他放弃了,没有继续做下去。

在吃完晚饭后,一边开车的戈金斯一边嚷嚷着骂自己“戈金斯,你想抄近路?你TM做不到!没有捷径给你抄!”

为了补上那1个偷懒没做的,戈金斯回到体育,把全部250个引体向上重新完成了一遍。就是在这样对自己的严苛锻炼下,戈金斯最终减重成功,达到了海豹突击队的准入要求。

在海豹突击队的训练营,戈金斯和战友们要扛起140斤中的圆木在海滩狂奔,累到鼻血流淌。

冲浪酷刑

他们要躺在浅滩上,浸在1415度的冰冷海水中,任由沙子灌入耳鼻,这被海豹突击队员们称为“冲浪酷刑”。

每个人都能听见浪花在头顶翻滚,吞下冰凉咸涩的海水在肠子里翻滚,每两轮冲浪酷刑的间隙,大家只能挤在一起,靠互相身体中残留的热量取暖。

虽然应征海豹突击队纯属自愿行为,但每个备受“冲浪酷刑”折磨的队员都会不由自主地质问自己:“我为什么在这里?”

海豹突击队合影(右二)

戈金斯的答案是——“成为它,是我们的选择,这是自愿的折磨。”

最终,大卫-戈金斯完成了所有训练项目,从淘汰率高达84%的训练营中坚持下来,成为海豹突击队历史上第36位黑人毕业生。

戈金斯从海豹突击队毕业

结业的那天,穿着纯白色礼服的戈金斯在亲友的见证下,接过毕业证书。第一次完全从黑暗的人生低谷中走出,戈金斯内心深处的那种渴望痛苦的愿望非但没有消磨,反而愈加强烈。

不久,为了给牺牲军人的子女募集教育资金,大卫-戈金斯又一次踏上挑战人生极限的旅程。

这一回,戈金斯选择了世界上最艰难的10项比赛之首的——恶水135(Badwater 135)进行自我挑战。

恶水马拉松起点,海拔-85米的死亡山谷

恶水135——从加州海平面下85米的死亡山谷开跑,到海拔2548米的惠特尼登山口结束,全程160公里都被故意安排54摄氏度的炎热天气中进行,也被称作是“超级马拉松中的超级马拉松”。

戈金斯在毫无训练的情况下开始挑战160公里:“80公里过后,我的胸口咯吱咯吱地颤动起来,我吐出一团褐色的粘液。我的白色袜子上,沾满了脚趾甲破裂、水泡破裂以后留下的血块,我的脚已经因为应力性骨折出现了裂痕。我能看到一串尿和血风干以后,粘在我大腿内侧的痕迹……”

大卫-戈金斯在比赛中

对戈金斯而言,这段160公里的训练中,与身体经受的切肤之痛相比,意志上所历经的考验更甚,“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参与这场战斗?只有你,戈金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你自己,因为你是一个个响当当的大混蛋!”

又是一番赤裸裸的自我否定,又是一番内心深处与自己的促膝长谈,帮助他又一次战胜自我,“我脑袋里的声音叫醒了我,我感受到新的能量注入,这场战斗本身,就是奇迹!”

大卫-戈金斯从恶水马拉松完赛

凭借超人一等的意志品质,戈金斯抗到最后。到达终点后,戈金斯的脚有12处出血,十个脚趾甲有七个是松动的,只有死皮把它们连在一起。并且他无法控制地开始小便,但流出来的不是尿,也不是血,而是深棕色的胆汁。

然而,就像《七龙珠》中拥有强大自愈能力的赛亚人一样,戈金斯很快从病痛中爬了起来,“我享受着疼痛的滋味,如果我能在零训练的条件下跑完160公里,想象一下,我还能做些什么?”

康复后,戈金斯又回到了艰苦的训练中,最终在2006年的恶水超级马拉松里获得第5名,在2007年获得第3名,在之后的两年里,又参加了另外14场超级耐力赛,其中 9 场比赛排名前五,2008年被《跑步者世界》杂志评为“跑步英雄”。

大卫-戈金斯在奔跑中

如果你认为戈金斯的故事即将在这里结束,那就大错特错了,在超级马拉松领域取得成功后,戈金斯又把目标转向引体向上——2012-2013年,他三次尝试打破引体向上的吉尼斯世界纪录,最终在第三次以17小时内完成4030个引体向上,完成这一壮举。

在这种“渴望痛苦”的挑战精神的指引下,戈金斯还成为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完成海军的海豹突击队、陆军的游骑兵和空军的战术空管3项精英训练科目的人。

现在,戈金斯还是一名优秀的演讲者,时常帮助军队招募优秀人才,在企业里分享经历。

成为演说家

40岁之后,戈金斯就此停止自己的挑战了吗?答案是否定的,他通过了消防专业培训,成为蒙大拿州的一名野外消防员,曾在2018年7月的科罗拉多州巨大森林大火中奋战整整一周,立下了汗马功劳。

正如戈金斯在自传中所言:“在我的眼里,人生就是一场漫长的比赛,没有计分板,没有裁判,直到我们死去,直到我们被埋葬,一切才算结束。我会一直追逐下去。因为我不知道,我离终点还有多远。”

享受痛苦,着实也是人生的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