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体坛 > 斯诺克资讯

斯诺克世锦赛裁判不简单!曾战胜癌症 还当过警察

更新时间:2019/5/8  来源:芒果体育     浏览:310次

足球预测 | 亚盘实时交易 | 百家推荐分析

2019斯诺克世锦赛,在这项运动的梦幻殿堂克鲁斯堡剧院,里奥·斯库莱恩度过了裁判生涯最幸福时刻:执裁世锦赛决赛。

5月5日决赛开始的那天,他一步步走下那段无数传奇走过的台阶,所有的赛事官员都会心头一紧,这是令人动容的时刻,因为就在几年前,他还在面临一个人所能遇见的最大挑战——战胜病魔。

苏格兰人在2014年被诊断出患有肺癌,当时他被迫离开心爱的职业斯诺克赛场,回家接受治疗。在病的两年时间里,妻子乔伊斯和女儿斯蒂芬妮悉心照料。由于他无法接受手术,为了缓解病情他接受了两个疗程的化疗。

值得庆幸的是经过治疗,他的肿瘤没有继续长,病情至今已缓解了5年之久,今年晚些时候,他将确诊完全康复。考虑到健康状况,斯库莱恩初期回归只从事些幕后工作,之后才回归裁判角色。

他已两次执裁苏格兰公开赛决赛,2016年傅家俊力克约翰·希金斯捧杯的时候,他就在一旁见证。

那场比赛后,主场作战的希金斯更是在采访中向斯库莱恩致以崇高敬意,欢迎他的回归。去年世锦赛,马克·威廉姆斯时隔15年重回克鲁斯堡之巅,而他在半决赛17比15险胜巴里·霍金斯的重要一步,便是由斯库莱恩现场把关。

“曾几何时我自己也在想要不要回归裁判工作,哪怕没法再执裁职业水平的比赛。”斯库莱恩对社区斯诺克人士表达感激之情,“我的妻子女儿也跟我一起度过一段艰难的时期,当地的社区斯诺克团体没少给我们提供帮助,我会永远心存感激。”

得知他要执裁决赛的消息,他的家人自然是无比高兴。

“告诉斯蒂芬妮我要执裁世锦赛决赛时,她兴奋得直尖叫,只是没法到场见证,因为她在邓迪读大学,决赛期间正赶上她考试。虽然可惜,但她的学习更重要,我相信她会和我心连心支持我。”

“现在我的健康状况非常好,仍要去定期检查,不过我要是到今年9月或10月初还没什么问题的话,医生会让我彻底出院享受余生。”

与癌症作斗争,身心两方面都会受到残酷考验,对斯库莱恩而言,回归心爱的斯诺克赛场显然是一种莫大的安慰,给回归以往的生活提供一个缓冲。

“当初我确诊得癌的时候,真的特别害怕。”61岁的他回忆,“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大家的反应又很不同,可我一直这么觉得。”

“后来我想通了,无外乎两条路,要么蜷缩在角落里等待最坏的情况发生,要么尝试继续过自己的生活。从那之后,我开始让自己不再依赖强效止痛药,去做一些运动。”

“再然后就是我找了赛事总监麦克·甘利,和他说了回归工作的想法。一开始我没裁球,只做一些幕后工作,所有员工和球员都热烈欢迎我的回归。”

作为巡回赛最好的裁判之一,斯库莱恩在确诊患病前正准备首次执裁世锦赛决赛,中间等了几年,这次他终于要把职业生涯的里程碑稳稳立在那了,他已迫不及待要戴上白手套宣布选手开球了。

“这个时刻太重大了,现在我根本想象不出来。”斯库莱恩难掩激动心情,他曾在2012年英锦赛有过出色的执裁表现,“我只能回想一下之前执裁半决赛的场景,都是一样的单张球台,但这次是更进一步了。”

“我执裁过三次半决赛了,所以很清楚这次两天的决赛肯定也是弹指之间。现在越期待越紧张,但我只要走下那段阶梯进入赛场宣布比赛开始,我会进入状态。”

斯库莱恩训练有素,在格拉斯哥当警察的岁月造就了他兼具权威性和风度,在公共服务部门的经历也是他甚是适合裁判工作。

“警察因为要轮班,很难让所有人同时参与一项运动,所以只能各自找乐子。”他回忆说,“1985年的一天,一个朋友问我有没有兴趣给斯诺克裁球,还特意嘱咐我要认真对待,因为会是一场正常举行的锦标赛事。”

“于是我参加了考试,就此开启裁判生涯。应对压力是警察的基本功,而我认为感受到的压力基本都是自己压给自己的,有压力是因为希望做得好,我希望给球员营造一个轻松应对工作的氛围。如果球员在赛后完全不记得谁给他们裁的球,我会认为这是在认可我的工作。”

至于执裁斯诺克运动的最高规格比赛,斯库莱恩坦言当年确实是连想都不敢想。

他说:“当我开始在世界斯诺克的职业赛事执裁时,从没想过有一天能裁世锦赛的决赛。我不知道是不是谁都会这样想,也许有人就有野心。”

“以前看杨·沃哈斯、埃里安·威廉姆斯、科林·布林迪德和劳瑞·安嫩代尔这些人裁球,觉得一切都好简单,等你亲自下场体验一分钟,就会感知到这有多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