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足球 > 意甲新闻

原创阵容缺陷环环相扣!一方小负申花显大问题,贝帅恐怕也用不好外援

更新时间:2019/8/25  来源:芒果体育     浏览:193次

足球预测 | 亚盘实时交易 | 百家推荐分析

原标题:阵容缺陷环环相扣!一方小负申花显大问题,贝帅恐怕也用不好外援

2019赛季的足协杯半决赛已经完全落下帷幕,四支球队捉对厮杀,为球迷们贡献了两场精彩的比赛。相比上海上港和山东鲁能的强强对决,大连一方和上海申花的比赛给人们带来了更大的惊喜。这两支球队虽然在联赛中的排名都不高,但他们在这场半决赛中却打出了极高的水准,让球迷们大饱眼福。

上海申花的现任主帅崔康熙曾在上半赛季带领大连一方征战中超联赛。因为在联赛中成绩不佳,半个赛季之后大连一方与崔康熙和平分手,并从老牌英超劲旅纽卡斯尔联队那里挖来了名帅贝尼特斯。正因为崔康熙与大连一方有着这样的关系,这场半决赛在赛前就吸引了很多球迷的注意。

比赛的过程也证明大家的关注非常值得,上海申花凭借意大利国脚沙拉维的两脚吊射以及队长莫雷诺的远射,以3比2的比分战胜了大连一方,让完成小小复仇的崔康熙在场边露出了笑容。

而反观大连一方这边,虽然球队也打进两球,但很明显没有打出成型的战术体系来。哈姆西克虽然用头球为球队首开纪录,但他引以为傲的长传调度在这场比赛中完全失去了准头;高中锋龙东虽然身体对抗能力依旧出色,但他只发挥了自己的支点能力,整场比赛下来射门寥寥无几;卡拉斯科的突破依然犀利,但他过多的盘带有时候反而拖慢了球队的节奏,让人看不出大连整体的进攻思路来。

大连一方这三名外援都来自于五大联赛,其中哈姆西克曾是那不勒斯的中场核心,卡拉斯科曾是马德里竞技非常倚重的边路突击手,龙东也是征战英超多年的实力球员。但在这场比赛中,这三名外援并没有起到带动球队的作用。虽然哈姆西克进了一个球,但从整体来看,三名外援并没有帮助球队形成成型的进攻体系,大连一方依然有种打到哪儿算哪儿的混乱感。

自贝尼特斯执掌球队以来,大连一方的表现确实有所提升,但球队自年初一直存在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完全解决。尤其是队内的数名外援,崔康熙未能将他们和球队捏合成一个有机整体。在笔者看来,这三名外援的问题看似孤立,实际上却环环相扣,反映的是大连一方整体阵容上的缺陷。贝尼特斯虽然以战术设计著称,但他面临的问题出在根上,可以说是很难解决的。

国内球员不够让人放心?五后卫先废哈姆西克一半武功

自从哈姆西克加盟大连一方以来,国内球迷们关于他的讨论就没有停止过。作为那不勒斯曾经的中场核心,哈姆西克早已在意甲欧冠等赛场上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他不仅能够很好地调度球队的进攻节奏,其关键传球能力在欧洲也是属于第一梯队的。但在来到中超赛场上之后,球迷们却觉得哈姆西克给球队没有带来什么直观上的提升。甚至哈姆西克妖异的远射,在中超赛场上也失去了准头,常常变成一脚冲天而去的高射炮。

哈姆西克在大连的状态不如那不勒斯时期,客观来讲绝对有他自己的原因。已经30岁的哈姆西克身体确实有所老化,他对肌肉的控制已经不如巅峰时期那么细腻了,因此在进行长传或者远射等需要发力的技术动作时,哈姆西克很容易控制不住力度。在大连一方对上海申花的足协杯比赛中,哈姆西克便有一脚斜长传因为力道过大而形成失误,说明这位斯洛伐克球星确实不在他的最好状态。

身体老化不可避免,但球员的意识是不会随着身体老去的。哈姆西克在比赛中依然展现出了他高出本土球员一层的分球意识,他的几次向前传球都能立刻加快球队的进攻节奏。但可惜的是,哈姆西克并没有多少机会使用他的这一武器,更多时候这位斯洛伐克人都处在远离前场的无球状态下,空有一身传球调度的本领却无法发挥。

为何哈姆西克没能发挥出自己传球调度的本事?这和大连一方的阵型有直接的关系。在对阵申花的足协杯半决赛中,贝尼特斯摆出了541的阵型,而这很明显是一个主要依靠边路打防守反击的阵型。在比赛中大连一方在中路投入的进攻兵力确实也不够多,大部分时候皮球是通过边路直接推进到前场。在这样的进攻体系下,哈姆西克本身在中前场拿球的机会就不多,他也无从发挥自己调度的功力。

为何贝尼特斯要先废哈姆西克一半功力,摆出541这么一个防守反击的阵型呢?其实这也是无奈之举。这赛季大连一方最大的短板就是在中场位置,他们缺少实力足够的中前卫与后腰球员。在对阵申花的比赛中,贝尼特斯选择让朱晓刚与哈姆西克搭档中场中路,但前场在意识上确实差了一大截,不仅不敢过多向前,在防守补位和传球选择上也不够果断,这使得哈姆西克不得不将更多精力放在中后场,限制了他前插参与进攻的机会。

中场缺乏足够实力的国内球员是放在贝尼特斯面前的一大难题。在无法补充新援的情况下,即使是贝帅这样的战术大师也只能选择放弃中场控制,在稳固防守的同时尝试在边路发起进攻。所以,如果大连一方在中场位置上不进行补强,哈姆西克就无法发挥出他传球调度的功力。以大连一方的建队思路来看,哈姆西克在这个赛季结束之后恐怕难逃离队的命运。

突破能力强但过于自私?大连不应让卡拉斯科习惯单打

中场缺少拥有足够实力的中场球员是大连一方升超以来一直存在的问题。在升超的第一个赛季,拥有出色运动能力的盖坦还能用不惜体力的奔跑与强硬的对抗帮助球队控制中场。在哈姆西克替代掉盖坦之后,赵旭日运动能力大幅度下降,秦升又不得不退回到后卫线解决球队缺少中卫的问题,大连一方在中场的问题便显得越来越突出了。

中场的控制能力不足,大连便采取了一个简单粗暴的应对措施:将球权交给卡拉斯科,让他利用超强的盘带能力将球带到前场。这是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比如巴萨就经常通过梅西的回撤拿球来进行推进,曾经的阿扎尔也会用盘带和分球帮助球队突破对方在中后场设下的第一道封锁线。然而,卡拉斯科虽然同样拥有超强的盘带能力,但他对皮球的控制欲望也远胜这两位球员,而这对于球队的整体进攻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卡拉斯科是一个什么水平的球员?单从个人盘带突破的能力来讲,卡拉斯科虽然人在中超,但他在这方面绝对有欧洲一流的水准,要不然也不会曾经成为马德里竞技打破僵局的重要球员。但也许是在注重个人能力的法甲联赛定了型,卡拉斯科踢球过于自我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有些时候反而会成为阻碍球队抓住进攻良机的不利因素。这也是马竞忍痛放弃他的原因。

大连一方由于阵容的先天缺陷,不得不将大部分球权交给卡拉斯科,让他担负起推进阵线的责任来。如果单看推进的成果,卡拉斯科完成得相当好。但我们要明确将阵线推进到对方半场的目的是什么:不仅仅是将球送到对方的禁区附近就够了,球队更希望能通过主动的压迫迫使对方的防线出现空档,并且及时地利用它。

单纯将球带到很深的地方确实不容易,但这种进攻节奏太单一了,对方在适应之后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弥补空档,对进攻来讲反而会更困难。而卡拉斯科的问题就出在这里,他带球很容易上头,用大连球迷的话讲就是“一带起球来就和身边全是对手似的”,不带到快被包围的时候绝不传球,然而这个时候他也很难传出有穿透性的直塞球来了。

卡拉斯科过多持球是源自于中场缺少控球能力,但他时不时的粘球并没有弥补大连中场的缺陷,反而进一步削弱了哈姆西克等人在进攻组织中所能发挥的作用,这也是大连在崔康熙和贝尼特斯两任主帅手下都没能形成有效进攻体系的原因。但以大连目前的人员配置来看,贝尼特斯除了让卡拉斯科主导进攻的推进,又还能让谁来担这个重担呢?

单中锋缺少队友的支援,有时博阿滕比龙东更适合大连

卡拉斯科过多的拿球使得大连一方的进攻节奏太过单一,但贝尼特斯很难解决这一问题。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狠心拿下卡拉斯科,要么改变卡拉斯科的踢法,但这显然都不怎么现实。所以在笔者看来,可行的解决方案也许不是在中场上,而是落在大连一方的锋线上。

前面我们已经分析过为什么贝尼特斯明知哈姆西克在中场缺少接应时会自废一半武功,还要摆出一个541阵型。这是因为大连一方在中场缺少有足够实力的国内球员,于是贝帅干脆放弃中场控球,转而寻求从边路发起进攻。为了实现这一战术,贝尼特斯还从英超买来了头球与身体俱佳的中锋龙东,让他担当541阵型中的单箭头。

龙东在禁区内的抢点能力确实很强,他的前几个进球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在近几场比赛中,龙东也暴露出了自己的短板:作为一个典型的站桩型中锋,他的跑位一直都围绕对方的中卫进行。虽然龙东也可以作为支点给队友做球,但他的活动范围总归还是在禁区附近,很少回撤到中场拿球。

龙东的特点并非不好,在大连主打边路传中的时候,球队就是需要他这么踢球。但当大连的进攻受到遏制,需要变化战术的时候,龙东活动范围小的缺点就体现出来了。无论球队之前采用了何种推进方式,龙东能做的都只是在禁区附近接应或者进禁区抢点,并且他作为单前锋孤掌难鸣,对手很容易将他盯死。

虽然大连一方也会让中场等其他球员前插到禁区内进行包抄,但大部分时候,龙东都是一个人在前孤军作战。笔者认为,虽然贝帅想利用龙东的抢点能力进行边路齐飞的进攻打法,但有些时候不妨换上博阿滕。相比前者,博阿滕拥有更大的活动空间,他可以回撤到中场参与进攻推进,也许可以给大连带来不一样的进攻节奏。

总结:

大连一方目前的阵容存在缺陷。首先,大连一方在中场位置上缺少有实力的国内球员,这使得贝尼特斯不得不用五后卫阵型加固防守,于是缺少中场队友帮助的哈姆西克无法体现他传球调度,带领球队逐步推进的能力。

进一步地,缺乏推进能力的大连不得不将球权更多地交给卡拉斯科,但他过于粘球的缺点让大连一方缺乏多样的进攻节奏;最后,贝尼特斯为了配合边路传中打法选择让龙东首发,但他活动范围小的缺点使得大连一方难以在进攻端做出变化。

大连一方存在的问题自国内球员的阵容缺陷开始,三个外援之间环环相扣,最终导致球队一直没有能建立起一个完善的进攻体系。这并不是单纯的战术所能解决的问题,贝尼特斯虽然战术造诣极高,但他目前能做的也就是修修补补。如果大连想要更上一层,就必须进行一次目的明确的重建。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