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当前位置:首页 > NBA频道 > NBA诸强

给全明星各单项赛算个卦 会不会大意失荆州?

更新时间:2020/2/17  来源:芒果体育     浏览:255次

足球预测 | 亚盘实时交易 | 百家推荐分析

  
新秀赛也图一乐,学技术还得看单项赛。当然每年的全明星都这样,如果把延续三天的历程比作大餐,新秀赛顶天就是开胃酒。让看客先咂巴两口,待到明儿的各单项赛,才是正儿八经的各道菜肴登场亮相。
于是又到了发扬专业,占卜算卦的时候了。
[技巧挑战赛]
技巧挑战赛老规矩,四高四矮,贝弗利、丁威迪、塔图姆与亚历山大四矮;西亚卡姆、萨博尼斯、阿德巴约与米德尔顿四高。这玩意儿与其说拼技巧,不如说拼投篮。毕竟大伙都是职业球员,基本功能差到哪儿?因此定胜负的环节,便是技巧挑战赛的最后一环:
投三分。

  
这就能把阿德巴约先给剔掉,这伙计自参加工作以来统共只出手过33记远投,命中率高达12.1%。很显然,让阿德巴约参加技巧挑战赛类似于让郭德纲去选美,让蔡徐坤去打擂,让赤犬会去积德行善,徒增喜剧效果罢了。
想了想,该不会是吉米那混球威逼利诱,强迫阿德巴约来耍宝的吧。
小萨差不离,也不是啥投射靠谱的主。把这俩路人甲排除,剩余六位大致就差不离了,拼的就是临场发挥与运气。非要盲猜的话,压一注于米德尔顿,毕竟塔图姆丁威迪与贝弗利都当过技巧赛大佬,亚历山大嘴上没毛办事未必牢靠,西亚卡姆又长得太过苦大仇深……因而冠军这把交椅,也该轮到他米德尔顿来坐一坐了。

  
[三分球大赛]
水花双双缺席,搞的三分球大赛好似缺了两根主心骨。这原本波特兰人来疯利拉德是大热,可惜莫名其妙拉了腹股沟,只能让布克临时顶替。至于参加三分球大赛的具体名单,如下。
邓肯-罗宾逊、贝尔坦斯、哈里斯、杨不悔、布克、希尔德、格拉汉姆、拉文。
拉文报名的心情很容易理解,扣篮大赛拿了,再把三分球大赛也拿了,逼格分分钟爆炸。毕竟历史独一份,毕竟放眼联盟,还真没几个灌篮高手能把三分投明白的。想当年老爷兴冲冲参加三分球大赛,结果如何?当空中飞人站到三分线外,自取其辱罢了。
愿望是好的,能不能实现就不好说了。咱得承认拉文这小子本赛季投的多投的准,但三分球大赛说到底拼的不仅仅是准,还得稳。尽管本次三分球大赛增设俩超远距离位,每球算三分,但也得能投中不是?

  
所以杨不悔还是往后稍稍吧,东部人称小库里不假,但论稳定相较巅峰库属实弟弟。这种状况下,ADC的优势便能体现出来了。
万般皆下品,唯有三分高的专职ADC有哪几位?数了数,大抵是哈里斯、贝尔坦斯与罗宾逊三人。这其中尤以罗宾逊最为变态,本赛季哥们场均出手9.1次,其中8.1次是在三分线外,换言之但凡罗宾逊登场,不是在投三分,就是在投三分的路上。
投的多,投的勤,外线的吃饼效率同样惊人,场均43.8%,单论精准程度,比赛季初风光无限的贝尔坦斯有过之无不及。目前贝尔坦斯的三分命中率已经回落到42.4%,相当于上赛季为马刺效力的水平。同时千万别忘了乔-哈里斯,此人上赛季能在库里兄弟与希尔德的重重包围下夺冠,绝对是条狼灭。
以上哥仨,大抵就是三分球大赛的争冠集团,若要三选其一,猜一手邓肯-罗宾逊。身材尺寸刚合适,速率不会太慢,平日里又是个只投三分的主,举奖杯再正常不过了。

  
[扣篮大赛]
扣篮大赛复古与现代并存,霍师傅来了,戈登也来了,其余两位分别是小德里克-琼斯与康诺顿。怎么说呢?霍师傅真心情怀,但问题在于德怀特-霍华德已经34碎了,当年与他一起在扣篮大赛上胡闹的小土豆老的都已经像块土豆饼了。
因而霍师傅的参赛,除了让广大网友纷纷发微博表示“魔兽又参加扣篮大赛了,爷的青春又回来了”外,只能陪太子读读书。讲真,并不是找托尼老师打理个香蕉发型,便能返老还童的。
一言概之,扣篮大赛和英雄联盟类似,都是要拼年龄的。年富才能力强,力强才能漫步云端,要魔兽这年龄还能耀武扬威夺冠,怕是卡特会立马决定延迟退休一年。

  
康诺顿蛮能蹦的,不过丫有俩缺陷。一是被普罗大众当成龙套,二是白人。放眼历史,唯一一位白人扣篮王得追溯到1996年的布伦特-巴里。这种大背景下,你能相信康诺顿完成24年只轮回吗?不管各位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因此扣篮大赛冠军只会在小德里克-琼斯与阿隆-戈登之间产生。这俩各有千秋,德里克-琼斯弹速快,飞得高,尤其两条大长腿挣脱地心引力时,那叫一个飘。阿隆-戈登走的是刚猛路子,扣起来势大力沉,极具暴力美感。即使记性再不好的乡亲,也一定会回忆起拉文大战戈登时的盛况,俨然是近十年来最令人难忘的扣篮大赛。
从这俩里挑一个有点儿难,非得做选择题的话,更看好阿隆-戈登。当年都说戈登其实也有资格拿一个扣篮王,要不今年就凭自己实力拿了吧。

  
为此,便有记者在赛前,对阿隆-戈登这样提问。
“阿隆,有没有信心夺冠?”

“这还用问?”戈登自信满满。
“会不会大意失荆州?”
一听这问题,戈登更笃定了,只听他自信满满大声说道。
“我爹务农多年,从没当过干部。”